曾經東莞打工的滄桑事,你還記得多少?

排列三走势图乐彩网百度走势图 www.ksiys.icu


謹以本文獻給曾經在東莞工廠里奮斗過的人,尤其是灌陽、全州、興安等桂林下面幾個縣鄉的農村人,那些無法言喻的淚水與汗水,是永遠無法抹去的青春印記,或許你們已經回到了家鄉,抑或轉戰更大的舞臺,也可能仍然留守在東莞,但擺攤叔可以這樣說,你們是最可敬的一群人。

 

20世紀8~90年代的東莞,世界制造業開始進入全盛時期,這個介入廣州和深圳之間的小城,一躍成為珠三角地區發展最快的城市之星,各大世界500強品牌不斷涌到這里建廠,使這個原本荒蕪的小城一下子成為了世界工廠,尤其2000年以后,東莞成為了中國南方無數農村青年廣東打工的第一站。

 

于是,貧窮樸實的南方農村人在少數先行者的帶領下,開始大量的去到東莞進廠做普工,擺攤叔就是其中之一,每一個去東莞打工的年輕人,進廠一呆,少則三五年,多則八九年,把青春的血淚與汗水灑在了這片異鄉的土地上,只留下一個個辛酸感人的故事。


 

下面就由擺攤叔為大家扒一扒那些東莞的往事吧,如果你也經歷過,就擺攤叔一個無私的贊:

 

廠里招2個男工,200人排隊有沒有


擺攤叔剛去東莞的時候,住在南城趙屋村,旁邊有一個很大的電子廠叫新科電子廠,里面幾萬人99%都是女工,男人那個羨慕啊,女工很容易進,但男工就不那么容易了,半年碰上一次招男普工的,還只招兩三個,但排隊面試的卻有兩三百人,選附馬爺也沒這么壯觀啊。其實那會在東莞,沒技術的男霸爺想進廠真的好難,工資又低,一個月累死累活也就一千塊錢左右,這還是好點的廠,一般的廠也就六七百,干的還是最累的活,還要天天被上級主管罵成豬狗不如,想想做個男人真是不容易啊。

 

流水線的女工人


在東莞,流水線對女孩來說,絕對可以代表一個時代的符號,就像戰爭年代上的前線一樣,前赴后繼的年輕女孩爭先恐后的奔赴流水線做工,一天兩班倒還想著多加兩個鐘的班,灌陽的70、80一代數不清的女孩基本上把自己的青春奉獻給了一條條冷冰冰的流水線,在這一條條流水線上充滿了快樂與辛酸,淚水與汗水,謾罵與指責,換來的是微薄的收入,換不回的是逝去的青春。

 

兇神惡煞的拉長和科文


每一個在東莞工廠里上過班的人,心里都有一種上級留下的陰影,因為那個時候工廠里的上級都很兇,兇到什么程度呢,恨不得下班了在沒人的地方守著他,等他過來時給他一悶棍。這些上級有的是拉長(流水線管理員),有的是主管,有的叫科文(香港稱),只要是個芝麻大的官,對下面的普工那是一個兇啊,只是以前的我們承受能力太強了,為了幾百塊錢的工資,再怎么罵也能忍氣吞聲,哪像現在的90后00后。

 

創業路汽車總站


東莞的火車站對于廣西人來說,幾乎可以忽略,因為沒有直線的火車,所以都是坐汽車,04年以前,所有到東莞的人第一站都是坐大巴直達創業路的老汽車總站。那叫一個亂啊,據說灌陽專門有一伙人在那dia包,就是一瞧準了那些剛下車的人,利用人家在小賣部給老鄉打電話的空隙(那時候沒有手機,連CALL機都很少哦),瞬間把人家的包或行禮箱摞走了。創業路汽車總站對很多從東莞回來的70后和80后,是一個熟悉的異鄉印記。

 

過年300塊一張的車票,回家或返莞


你要說現在花300塊錢坐車去深圳或者其它城市,根本不算啥,現在坐高鐵出門旅行都得好幾百,且一點都不心疼。其實2000年前后,也有花300塊坐大巴不心疼的,那就是過年前后往返廣州東莞深圳的臥鋪車費,通通300元一個人,且還要提前求司機和跟車的留位置,不然坐不到,因為每天就那一兩趟車。平時只要100~120元,過年漲到300,漲幅達200%,也是沒誰了。

 

沒暫住證被抓有沒有


對很多外地人尤其是男人來說,去東莞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因為當你走在大街上,隨時都有可能被騎摩托車的聯防隊員給盤問并抓走,有時是在路邊蹲守,當你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這些就是查暫住證的,如果你沒有暫住證,不好意思,乖乖跟他們走吧。抓進去先關一兩天,然后叫老鄉拿錢來贖,沒人贖?不好意思,那就拉去樟木頭強制拘留做工半個月。如果你運氣好,還可能被抓好幾次哦。擺攤叔好幾個老鄉在東莞幾年,都享受了幾次這樣的待遇,讓人無緣難忘。

 

10塊錢門票進智能人才市場找工作


以前找工作可不像現在這樣,在網上發個簡歷就有人打電話過來,那時候想找工作,只有兩種方式,第一種是冒著大太陽去那些工廠門口一個一個看有沒有招工,第二種就是拿著簡歷到莞太路的智通人才市場和八達路的基業人才市場,門票10塊到20不等,還能辦月票,那時候花10塊很心疼,沒辦法,身在東莞只有進廠才有飯吃。


 

一晃十幾年過去了,現在的東莞也是物是人非,以前幾百塊的工資一大把人排隊搶著進,現在工廠打出三四千工資也招不到人。那批70、80后也已經離開莞這么多年,回到家鄉過上了安穩的日子,但曾經在東莞以及珠三角打工的歲月,是這些人永遠無法忘記的,不是嗎?